庚子年喜得分夥图‖香亭历史春秋·乡村记忆

Modified on: Wed, 11 Mar 2020 00:00:00 +0800

点击上方“翔帆文化”关注我们





香亭历史春秋







庚子年喜得分夥图

李志胜

 

庚子鼠年注定是一个不平凡之年。农历腊月二十九(2020年1月23日)下午,我回到了生我养我的故乡香亭村,准备陪年逾古稀的父母在老家过年。当时,新冠肺炎疫情还没有完全爆发,人们只是从手机微信、电视新闻、三三俩俩返乡的人员口中,了解到“新型冠状病毒”在远方肆虐的消息。善良、质朴的家乡人,还都在忙着过年的事儿呢——置办年货,贴门对、装花灯、包饺子、做菜点。

四叔(李存社)早早地就回到了香亭,他在县城帮工并买了房,一大家子人今年仍在城里过年。他提前回来,一是打扫庭院、贴春联、服侍祖宗,二是到他大哥——我父亲那儿看看过年的东西准备得咋样,是否齐全了。路上,我几次接到四叔的电话,他询问我到了哪里、说家中的饺子已包好、村里都谁谁已经来过了,等等。

我回到家里时,四叔有事已经离开。我放下年货,和父亲、母亲在家里边忙活祭祖的事儿边唠嗑,一转眼就到腊月三十下午。这时四叔他又过来了,我们议定第二天早晨(大年初一)到前街后院、村中各家磕头、拜年的时点。不料夜间十点多他又打来电话,说村里的大喇叭已经广播了,村干部也四处吆喝,叮嘱街坊四邻要注意防避病毒感染,不要再四处走动,不准相互串门拜年。当时,我已从电视新闻里嗅到了新冠肺炎疫情在湖北武汉“战火燃起”的味道,只是没想到传播速度这么快、情况这么糟糕这么急。

正月初一的晓光,在绝无仅有的静寂中扯掉茫茫黑夜的面具,庚子新年的信使迈着散淡的步履,给我们这黄河大堤西侧的香亭小村送来了吉祥和祝福。但是,因为环境整治,鞭炮烟花不让放了,怕污染空气;因为疫情严峻,居家观察不让出门,怕病毒传染……站到凉意习习的院子里四处瞭望、倾听,却是无边无际的堵心、无奈和落寞。

没办法,我和父亲、母亲只得窝在家里拉家常。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家长里短、陈年旧事,不知不觉就聊到了村史、民俗、家谱、族规,父亲随即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小本子来,里边记住他这些年来帮村里人料理红白事积存下来的乡间资料。我在他的指点中看到了几页有关香亭村由来的文字记载,更可喜的是,发现了一处描绘香亭李氏家族分夥图解(见附图):



真是高兴!新年的恩泽中,世祖、曾祖、先祖、先考们的名字,仿佛一个个栩栩如生的身影,浮现在我的面前。只是世祖、曾祖、先祖们的面目仅是一个个亲切的大致轮廓,而从小就施恩与我的先考们:李兆勤、李兆平、李兆枝、李兆君、李兆柱、李兆彩、李兆春、李兆宽、李兆墨、李兆品、李兆累、李兆俊、李兆修、李兆学……他们的慈祥、敦厚、仁爱,恍若昨日,温馨依旧。

更有仍然健在的老三爷李兆捐,他身板硬朗、笑声如钟,我每次回家总能够看到他在河堤里挖泥、刨土、种菜、播粮的身影。还有在村里开着磨坊的勋爷李兆勋,他老人家身体健康,一年上下都忙忙碌碌,服务乡邻的同时也挣一份糊口的辛苦钱,真是让我等后辈汗颜、不禁心生激励。

昨日(2020年3月9日)午休中,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打进我的手机,接听后竟然是村西头的二月老爷(李守义),他说是我父亲给他的信息,要加我的微信,给我发香亭李家的分夥图照片(见附件)。欣然接收后,那古老的笔触、泛旧的纸张、醒目的印章、条理的表述,将我的思绪一下子拉到了早年香亭的春秋烟云中……



一年之计在于春。新年好啊,新春更胜。尽管庚子鼠年有新冠病毒作祟,可耳闻、目睹香亭的叔伯、兄弟、子侄,如雨后春笋般茁长起来的后生们,创业、兴家、拼搏奋斗的事迹、故事,足以令每一个土生土长的香亭人感到骄傲和自豪。这是大家的不懈努力、至诚奉献,更是祖宗的功德护佑、精神传承。感谢香亭!感谢香亭的列祖列宗!感谢每一位生于香亭、长于香亭、心系于香亭、挂牵于香亭的好人们——

您有福了!

2020年3月10日晨于濮阳





征稿启事

为反映香亭历史变迁、人文传承,突显香亭地理生态、时代变化,褒扬乡绅乡贤,奖掖后辈学子,激励香亭人更上进、更富足、更美好、更安康,拟编撰整理有关《香亭历史春秋》(暂名)一书,设《祖上恩德》《乡绅乡贤》《故事传说》《乡村记忆》《风土民情》《邻里家风》《文化传承》《政商人杰》《大事记》等栏目,望长垣市孟岗镇香亭村人士和熟悉香亭村情况的朋友踊跃撰稿,提供支持。

赐稿邮箱: lyx1567@163.com






长按二维码

关注我们




评论已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