童生李兆铚‖香亭历史春秋·乡绅乡贤

Modified on: Mon, 16 Mar 2020 00:00:00 +0800

点击上方“翔帆文化”关注我们





香亭历史春秋







童生李兆铚

 

香亭村位于长垣黄河大堤孟岗段西侧,耕地大多在河堤东沿,历史上水患不断。据《长垣县志》记载:“1933年8月12日(农历六月二十一),花园口18700立方米/秒洪峰,使长垣大堤全部满溢。太行堤决口7处,临黄堤决口33处。香亭及石头庄一带通过大溜,平地水深丈余,庐舍倒塌,牲畜漂没。”之后由黄河水利委员会工赈组主持修围堤,全体员工、河兵,夜以继日,奋不顾身,为当年“冯楼大工”的告竣,立下了汗马功劳。


 

香亭村历史上就有一位抢修黄河水利工程的功臣,叫李兆铚,他是光绪年间的童生。光绪二十一年(1895年),黄河水泛滥,李兆铚“因修防长垣黄河北岸民埝抢护安澜”,被兵部总督部堂奖赏给“八品顶戴功牌”,以示奖励。


 

李兆铚功牌中“民埝”的“埝”字,意思是用土筑成的小堤或副堤,用以在大水来临时作防水之用。香亭村是一个自然村,隶属于孟岗镇行政村埝南管理。埝南,原为溢洪堰南圈堰。溢洪堰是新中国成立后在黄河下游干流上修建的第一座滞洪工程,也就是在黄河发大水的时候,可以安全泄洪,以降低主河道压力,防止威胁下游大城市的安全。因溢洪堰的溢洪口处在张野寨、张弓臣、燕庙三村附近,容易阻碍溢出的洪水流入,所以在1954年,有部分村民迁于此圈堰内居住,最初名字为华光四社,1968年改称堰南大队,俗称堰南,又称为埝南。


 

李兆铚的童生,系明清的科举制度,凡是习举业的读书人,不管年龄大小,未考取生员(秀才)资格之前,都称为童生或儒童。《明史·选举志一》中有记载:“士子未入学者,通谓之童生。”

但需要注明的是,童生并不完全等同于未考上秀才的学子。据明朝史书记载,只有通过了县试、府试两场考核的学子才能被称作童生,而成为童生方有资格参加院试,成绩佼佼者才能成为秀才。清•陈康祺《郎潜纪闻》卷六有:“经礼部议,准生员於考试经古场,童生於府县覆试场,添《性理论》一篇。”即已言明。

(编写撰稿:李存相  资料提供:李守义)





征稿启事

为反映香亭历史变迁、人文传承,突显香亭地理生态、时代变化,褒扬乡绅乡贤,奖掖后辈学子,激励香亭人更上进、更富足、更美好、更安康,拟编撰整理有关《香亭历史春秋》(暂名)一书,设《祖上恩德》《乡绅乡贤》《故事传说》《乡村记忆》《风土民情》《邻里家风》《文化传承》《政商人杰》《大事记》等栏目,望长垣市孟岗镇香亭村人士和熟悉香亭村情况的朋友踊跃撰稿,提供支持。

赐稿邮箱: lyx1567@163.com







长按二维码

关注我们



评论已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