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历史春秋】韩湛海‖ 苏武之鞭

Modified on: Fri, 22 May 2020 00:00:00 +0800

作者简介

    韩湛海,1964年12月生于冀中平原,历练于塞北军营,空军中校军衔。退役十几年来,从事军转工作,用绵薄之力,为退役军人鼓与呼。



历史春秋



苏武之鞭




韩湛海



劳动节前,我们来到达尔罕茂明安草原。汽车从百灵庙镇一路向北,行驶在广袤的草原上。暮春时节,大青山山南地区已是绿色葱茏,山北草原还是灰黄的一片。草原上林立的风力发电车慢悠悠地转动着,呼啸的西北风依然是寒气习习,身着单衣的我们感到有些清冷。

汽车行驶近两个小时,驶入草原上一条土路,进入边境草原深处,这里已经是临近蒙古国边境了。我们看到两三处牧民定居点,点缀在无垠的草原上,显得有点突兀。嘎查只有两三户牧民,嘎查是村级行政组织,但是,不像农区的村庄,一个村子的村民集中居住在一起,而是各户牧民散落在几十平方公里的草原上,星星点点。这几年脱贫攻坚战略的实施,集中搬迁整合了不少牧民点,牧民们还是习惯在自家的草场上居住。

灰黄的草原还没有多少生机,牛、马、羊、骆驼在荒芜的草原上啃着干枯的草;偶尔看到的人是修建通往边境公路的民工。进入嘎查,高高的旗杆上迎风招展的五星红旗,以及宣传墙上大红字书写的“创建双拥模范城”、“打黑险恶”、“抗击新冠疫情”、“新时代新思想”相关内容的宣传标语。在一片灰黄的世界里,红色是草原上最为耀眼的色彩!

这是就是政治力量!什么力量最强大?草原上有句谚语:“小草的力量最强大”,“团结的力量最强大”。真正强大的是政治的力量!

2100年前,在贝加湖的草原上一个披着羊皮袄的牧羊人,在草原上放牧着牛羊,他手里拿着像鞭一样的“旄节”。他对这个“旄节”格外的爱护,视为自己的生命一般。当然不会用它来牧羊了。这个人就是汉武帝时派到匈奴的使者苏武。他在这里放羊已经十九年了。他在卧冰爬雪、与羊为伴中,完成使命的责任始终没有忘记,无论怎么样艰难困苦,即使他手里的旄节上毛都掉光了,始终不离不弃。这个“旄节”代表的是汉帝国的权威,它的背后是强大的民族和国家。所以,匈奴人即使不待见苏武,还说:“等公羊生子,就放他回去”。然而,匈奴人惧怕那支掉光毛的“旄节”,还让苏武娶了妻,生了子。

达茂草原自古就是中原与北方少数民族打打和和的缓冲区。这里曾经有鲜卑、羌、匈奴、契丹等民族在这里繁衍生息。千百年来各民族在这里你方唱吧我登场,战争、和平互相交替。战争是绝对的,和平时期屈指可数。走到蒙元时期,成吉思汗利用他的武力统一了这片土地,在内蒙古地区,当时不同民族都归顺了成吉思汗成为蒙古民族。蒙元帝国被朱氏明王朝解散后,蒙古人回到漠北。朱氏并没有如蒙古人南下那样的杀戮,而是采取自秦汉以来就有的怀柔政策,让蒙古人在蒙古地区自然发展生息。广大漠北漠南地区成为以蒙古人为首领的自治地区。到了满清,依然是延续自治政策,当地的省级以下官员,采取蒙古人世袭制,一直延续到新中国成立。

日本人侵略中国,从中国的西北入侵的首站就是在达茂草原上。日本人占领东北后,三个月要灭亡中国,大量的部队投入到沿海政治活跃、经济发达地区。但是,也没有忘记中国的西北。1936年日本关东军与达茂旗的徳穆楚克栋鲁普亲王成立蒙古自治政府,占领包头地区,控制平绥铁路。民国政府傅作义部,于日本军占领达茂旗百灵庙十个月后,发动的百灵庙战役,继而绥远抗战在内蒙古地区展开。在国民党对百灵庙发动战役之前,也就是在德王向日本人投降的第二天,共产党领导的百灵庙起义暴发。从日本人进入内蒙古地区的第一天起,人民就开始了反抗斗争。

唐朝末年,一个五岁就写出“飒飒西风满院栽,蕊寒香冷蝶难来。他年我若为青帝,报与桃花一处开”的书生黄巢起兵反唐。很快就打到唐朝的首都西安,并在那里称王称帝。唐朝统治者对这个书生毫无办法,一路逃往四川,一路向北搬兵。向北的一路来到现在固阳的沙沱国,向曾经也是起兵反唐,让唐朝政府追杀到此的李克用求救。李克用不愧是唐李的同种血脉之人,李克用是突厥后裔,与唐朝开国皇帝李世民应该是一个血统。据考证李世民祖籍地是现在的武川县,西距李克用囤兵的固阳120公里。

李克用接到唐朝政府的通知,也不顾几年前还在云中郡(现托克托县)起兵反唐的事了,正所谓“兄弟阋于墙,外御其侮”。我反与不反是家事了,你黄巢那有资格反呢。于是李克用从固阳发兵,直逼西安,将黄巢赶回山东老家,并至于死地。可怜一个书生遇到兵,起兵不到六年就在起兵的家乡被杀。

汉武帝时,一个十七岁就拜为大将军的霍去病,在2130年前后带领大军,在阴山南北抗击匈奴。于春、夏两次率兵出击到此,杀敌2万,将匈奴赶出漠南草原,占领了阴山南北广大地区。霍去病还单骑突入匈奴指挥中枢,斩杀变乱者,收复鄂尔多斯高原,何等的英勇!自此匈奴人不敢南下牧马。

阴山到陕北地区,历史上是一个神奇的地区。这里贫穷落后,甚至是愚昧,却是几千年来中国历史上朝代更替者的根基之地。

鄂尔多斯与陕北延安、榆林地区,距中国古代政治中心、现在是西部地区政治中心的西安距离不过800公里,许多起义领袖、造反豪杰都是从这里起家的,然后向东、南进击,取得政权。包括李自成。红军北上抗日也是以此为根据地的。但是,没有一个在这里扎根立业的,究其原因是这里环境恶劣,贫穷落后。也因此使这里相对稳定,人们在沟沟坎坎里生生不息。就连日本人占领包头地区,也没跨过离包头10公里的黄河。

在农耕时期,没有工业、没有资源的开发,仅靠农业生产难以养活众多的人口,于是南下掠夺成为当地游牧民族和居住在此汉民族的生存手段。即使到了科技发达的今天,这里恶劣的环境也人难以留住人口。人是发展的基础。没有人谈什么发展?发展了还有什么意义。

1929年一个23岁的美国青年来到这片土地,他后来说:“我到了戈壁滩南面的火城萨拉齐……这是我一生中一个觉醒的起点。”真正使斯诺觉醒的不只是他到达的这片土地之一萨拉齐,而是整个陕北地区到阴山南北恶劣的生存环境和悲惨现实。斯诺挥笔写下了《拯救二十五万生灵》,从这篇文章中可以了解到,当时萨拉齐有25万人口。经历90多年的发展,现在萨拉齐人口数量官方公布的是30万,由于青年人都外出打工、就业,估计30万人口都没有了,还保持在90多年前的样子。我去过四川的资阳、浙江的长兴,一个是西部地级城市,一个是东部县级城市。两个城市的特点就是人多。面积都没有包头市大,但是,一个是人口600万、一个是人口60万。

汉武帝时代,卫青占领阴山南北,从内地迁10万人口来此定居。但是,恶劣的生存环境没能让这十万人发展壮大下来。达茂草原上,官方公布的人口数量现在是10万人,实际上要比这个少的多。这里没有流入的流动人口,只有流出的流动人口。条件稍好一点的人家,都定居在城市里。公务人员基本上是“走读”,休息天去城里,工作日回到草原。

包头作为一个重工业城市,如果没有“一五”时期的三线建设战略思想,恐怕现在还是一个农耕城市。西部大开发战略实施以来,西部的城市都抓住这个机会,用尽浑身解数,也没有发展越来。人口聚集的前提,是产业的集聚。西部地区大型工业基本是上世纪50年代建设的。改革开放以后没有新建大型工厂。这也是西部进入新世纪依然如90多年前一样人口得不到发展的主要因素。

一切问题都是社会治理的问题。苏武一支掉了毛的“旄节”,让远在万里之外的匈奴屈服。国家治理的现代化需要这种精神的传承,更需要与现代治理相适应的方略。央企总部都集中在了北上广,难道放到西部一个城市就不是央企了?招商引资,靠一个西部城市的实力很难做大做强,只有在国家的支持下,西部大开发战略才能真正的落地生根。“一五”时期的三线建设战略,不但使新中国重工业得到了突飞猛进的发展,也使得西部地区工业化进程提前五十年。

达茂草原上风力发电车是视线里现代工业的主要标志,在风车林下,远远的看到希望铝业在建场地。据说,希望铝业在这里建设了三年多了,没有进展,是环境保护或许是与牧民的利益冲突使然。“苏武之鞭”,能够到达祖国的任何地方,但是,让“苏武之鞭”挥舞越来,发挥作用,造福于民,辩证地处理好发展与环境的关系是大智慧。


【往事春秋】韩湛海‖狼牙山下易水情

【纪实随笔】韩湛海‖劳动节---致敬拾荒者






编辑 孙传海







    



投稿注意事项




      1.凡是给本平台推送的文章,必须是没有在其他平台上发表过的纪实文学原创作品,长篇纪实文学作品可连载。

    2.作品内容不得涉及政治敏感话题,不得泄露国家机密,不得侵犯个人隐私,不得涉及任何法律法规所禁止的内容。文责自负。

     3.本平台实施赞赏稿费制,没有赞赏就没有稿费。将作品获得赞赏金额的60%作为稿费。稿费将在文章发表一周之后以红包形式发给作者,发放稿费之后再获得的赞赏将不再发放。

    4.请在发表文章之前先通过扫描二维码等方式关注《纪实纵横》平台,再主动加主编微信(wltzqsch),以便事后联系。

       5.本平台如同网络刊物,为达到图文并茂的宣传效果,发稿时请把个人照片、作者简介和与文章相关照片发过来。

    6.凡是给本平台推送的作品,均被视为是作者授权发表。但作品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。本平台推广的内容若有侵权,敬请告知我们,我们会在第一时间进行撤销或者删除。

    7.投稿邮箱:382225811@qq.com。

评论已关闭